Quick Note on Shadow Page Table

有关 Shadow Page Table 的一些设定困惑了很长时间,毕竟没有硬件的支持,放出来特别多黑魔法眼花缭乱的坑爹感,印象十分深刻。

昨天把书从旧居搬了过来,躺床上翻 《支撑处理器的技术》 无意翻到影子页表这一节,对这两段颇为疑惑:

200页, 影子页表 – x86的 Hardware Table Walk 设施:

此外, Guest OS 更改页表项目时,也必须修改与之对应的影子页表。为解决这个问题,VMM 首先将保存 Guest OS 页表的内存区域设置为只读。

202页,虚拟TLB – 更好的影子页表:

虚拟 TLB 方式中, Guest OS 可以随意改变页表内容, 例如, Guest OS 可以改变某个页面对应的虚拟物理内存地址,而不会通知 VMM,这样就与虚拟 TLB 的内容产生矛盾。

但是,即使没有虚拟化,操作系统像这样改变页表的内容,也会导致硬件的 TLB 内容和被改变的页表内容之间的矛盾, 因此必须清空 TLB 的内容。在虚拟化环境中, 清空 TLB 的特权指令执行时会产生异常,从而控制转移到 VMM,这样就能将 Guest OS 对页表的改变反映到虚拟 TLB 中。

那么既然 Guest OS 会使用 invlpg 同步页表项的改动,那么还为什么必须给 Guest OS 页表的内存区域写保护?

带着这个问题 google 了一番,几处资料给出的解释都不大一样,但都是很宝贵的见解。结合它们,在这里尝试记录一下自己对影子页表在概念上的理解。但真相还是在源码中 ! 其中难免有错误的地方,愿朋友指正。

The Tables

在没有硬件虚拟化支持的系统上,为实现内存的虚拟化,会牵涉到这几张表:

  1. Guest 页表: Guest 虚拟地址 => Guest 物理地址
  2. pmap: Guest 物理地址 => Host 物理地址
  3. 影子页表: Guest 虚拟地址 => Host 物理地址

影子页表作为内存虚拟化的基础设施,大约相当于 Guest 页表与 pmap 叠加的结果,会被最后交给 cr3 。 Guest 页表会更新,pmap 也会变化,影子页表需要想方设法与它们保持同步,但 “不完整” 的同步也是允许的,影子页表扮演的角色实际上也更接近于 TLB 。比方说在 Guest 页表中存在的一项映射在影子页表中不存在, 这是允许的,到访问这条映射对应的内存时,会发生页面错误, VMM能够捕获它,调整影子页表增加这条映射,这在 Guest 看来仅仅相当于 TLB Miss 而已。

The Simple Implementation

先从影子页表最简单的实现出发,理一下会出现的问题。

采用 Lazy 的同步策略,每次 mov cr3, pgd 切换页目录时,将影子页表中的所有表项初始化为 Non Present 。随后 Guest 访问内存会触发页面错误, VMM 捕获它们, 根据目标地址、 Guest 页表和 pmap 更新相应的影子页表项,退出页面错误处理例程之后即可顺利执行下去。 Guest 对此可以毫不知情,这也被称作 Hidden Page Fault [2]。 到 Guest OS 切换进程时,则丢弃原先的影子页表,从零重新开始。

说起 Hidden Page Fault,还有一种情景是 Host 的页面有可能被换出,Guest 踩到时也会触发页面错误, VMM 这时能把换出的页面读回来,可是物理地址变了,这时需要更新 pmap 中的映射,同时更新相应的影子页表项。

除此,Guest 更会主动修改页表项。比如 Guest 进程执行 mmap(),或者写时复制、请求调页之类,都会通过修改页表项,所幸在修改页表项之后 Guest OS 一般需要调用 invlpg 这种指令使相关的 TLB 条目失效, VMM 可以捕获 invlpg 指令,相应地修改影子页表项。

相对于 Hidden Page Fault,Guest OS 的页面也可能会被换出,这点要求 VMM 能够捕获 Guest OS 换出页面这一操作对页表的修改,并同步到影子页表,将相关的表项设置为 Non Present 。待 Guest 踩到这张页面时,Host 会发生页面错误并由 VMM 捕获,进而触发虚拟的 Guest 页面错误。这被称作 True Page Fault [2]。

除了每次进程切换都重建影子页表这个比较显眼的性能问题之外,一眼望去 so far so good.

Too Young Too Simple, Sometimes Naive

其实里面有问题,可能不是 VMM 的问题,但 VMM 不能回避。

Linus 曾在邮件里提到,x86 的 TLB 在遇到页面错误时倾向于进行一次 Page Walk 同步页表项的内容,然后再检查一次,确认确实需要抛错误时再抛错误 [3]。 比如 Guest OS 可能会更新页表项为某页面解开写保护,却忘记了 invlpg, TLB 中的表项没有更新,依然觉得这个页面是不可写的,MMU 觉得需要抛错误,但它又想谨慎为上,于是开动 Table Walk 检查了相关的页表项,发现没有写保护了,就开心地吞下了这个错误,得以继续执行。 这个 “feature” 没有任何文档,只是碰巧这么实现了, 合理的 OS 不应该依赖这个 “feature”。

但是依赖这个 “feature” 的 OS 是存在的,还非常流行。这个 “feature” 把问题隐藏了起来,糟糕地十年二十年没暴露问题。

直到冤大头 VMM 的设计者出现,再试图依赖 invlpg 来捕获页表的更新,已然无解。

The Performance Problem

回到那个显眼的性能问题,每次进程切换都重建影子页表,显然太低效了。那么,为什么不将 Guest 中各进程对应的影子页表缓存起来?

有一种情景是 Guest OS 有可能修改了页表项之后立即释放控制权,这时不需要 invlpg 。为了同步缓存中的影子页表,唯一的办法就只有通过写保护来跟踪 Guest 页表的修改了。

相对于仅捕获 invlpg 指令而言,对 Guest 页表进行写保护的策略,更能保证同步的精确。

A & D

还有必须考虑到的地方是页表项的 A 位与 D 位。 这里直接引用 [4] 的内容:

对于 A 位,只要 VMM 不先于 VM 建立线性地址到物理地址的映射关系,就可以确保捕获客户对内存的访问,进而有机会确保影子页表项和客户页表项在 A 位上的一致。

对于 D 位,VMM 在影子页表中建立线性地址到物理地址间的映射之初,可以将页置为只读,这样当 VM 对该页进行写操作时,将导致页面故障,使 VMM 获得控制,进而有机会确保影子页表项和 VM 页表项在 D 位上的一致。

Too Many Traps

可见为了保证影子页表的同步,不得不严重地依赖 MMU 的写保护机制,页面错误绝对不会少。但是为了在没有硬件内存虚拟化支持的处理器上实现正确的内存虚拟化,这属于必要之恶?

挺想进一步了解下,Intel 的 EPT 机制对内存虚拟化的帮助有多大。

Well, I Still Have Questions

[2] 提到使用写保护跟踪所有 Guest 页表的改动的一个原因是,基于 invlpg 的跟踪会导致大量的 Hidden Page Fault。这点依然不是很理解,使用写保护的话,代价会是(大量的?) 修改页表的页面错误,跟 Hidden Page Faults 的开销相比孰优孰劣?

Reference

  1. 支撑处理器的技术
  2. http://www.scs.stanford.edu/08wi-cs240/notes/vm-techniques.txt
  3. http://yarchive.net/comp/linux/x86_tlb.html
  4. KVM 分析报告
  5. KVM: MMU: Cache shadow page tables

19 May 2013 by fleuria